快捷搜索:  MTU0NjkzMTQzNg`

苍南庄庆杜:善用群力 敢于碰硬的“百花河河长

清澈的水面、掠过的白鹭、悠然自得的居民,这是钱库镇百花河边的场景。画面中,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沿着河道仔细巡查,他就是钱库镇镇委书记庄庆杜。和其他休闲散步的居民不同,庄庆杜是来“找茬”的,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百花河的镇级河长。

百花河全长2.66公里,自南向北贯穿钱库城区的6个主要村居。长期以来,受沿岸污水直排影响,被钱库人称为“母亲河”的百花河逐渐变成一条“黑臭河”。两年前,庄庆杜调任钱库镇委书记后,便主动带领治水团队扛起了整治百花河的重任。

黑臭河有效治理的源头在于截污纳管,但把钱库城区一万多户居民的支管接到总管,这个活并不好干,庄庆杜一次次召集城区15个村居的干部座谈研究,挨家挨户宣传动员,最终攻克了这个难题。“百花河2.6公里长的河道有130多个排污口,18年3月份的时候在截污纳管的基础上把所有的排污口堵了,这样污水到河里就杜绝掉了。”

除了黑臭问题,沿岸违章建筑的拆除也是一个难题。在百花河百花桥段东岸,有许多上世纪80年代起陆续搭建的各类违章建筑,这些建筑的“业主”构成极其复杂,既有居民的也有村集体和企业,它们属历史规划中的合法建筑,让拆除难度剧增。“先从邮政和电信切入,群众他们讲,你这两家单位搞不掉,我们这里做工作也没用,我们就去国有企业做工作,也是借势借力,这样才攻克下来。”

最终,两家单位为治水让了路,随后仅用三天时间,钱库镇就顺利完成了58间民房与11家企业,总计6000多平米的拆除工作,被占道近30年的百花河河岸道路终于全线打通,这在当地引起极大反响。“这个违章很多年了,以前很多届政府都解决不掉这个事情,所以栏杆做了一边,庄书记过来后,天天跟部门、群众讲,后来群众也感动了。”

庄庆杜告诉记者,“通过这个撬动整个镇的河道治理,原来河道拆违很难,后来大家说百花河后面都拆掉了,其他河道基本上就势如破竹了,这个百花河治理某种程度上代表钱库河道治理的典型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不管是治河还是守河,庄庆杜都很重视机制的建立。为此,他建了一个百花河河长工作微信群,把相关的部门社区村居干部全部纳进去,要求所有联络员、村级河长要每天定时巡河,一旦发现问题,就通过微信群联系对应部门处理,让治水真正扎实有效。“在群里只要有什么问题,立马行动,不管是双休日还是晚上都是行动的。”

“变化很大,原来制度上感觉没那么重视,庄书记过来以后白花河制度上督促得比较多一点,我们这块一直也不敢怠慢。”驻村干部钱贤冲说。

如今,百花河的整治工作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昔日的脏臭的百花河正在逐步变成清水河、景观河,综合治水的社会效应、经济效益逐步显现。“现在路平了,过来休闲的人也多了,水不会臭了,住在这里也安居乐业了。”

庄庆杜表示,“接下来要结合美丽乡村示范带建设,涉及钱库有六公里,从望里主河道穿过白花河再到龙金运河,到项东村,把几个节点串起来,通过这样的提升让群众感受到治河给他们带来的幸福感和获得感。”

苍南电视台记者:张文君 吴宝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